• <tr id='1eacW0Jv'><strong id='1eacW0Jv'></strong><small id='1eacW0Jv'></small><button id='1eacW0Jv'></button><li id='1eacW0Jv'><noscript id='1eacW0Jv'><big id='1eacW0Jv'></big><dt id='1eacW0Jv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1eacW0Jv'><option id='1eacW0Jv'><table id='1eacW0Jv'><blockquote id='1eacW0Jv'><tbody id='1eacW0Jv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ption></ol><u id='1eacW0Jv'></u><kbd id='1eacW0Jv'><kbd id='1eacW0Jv'></kbd></kbd>

    <code id='1eacW0Jv'><strong id='1eacW0Jv'></strong></code>

    <fieldset id='1eacW0Jv'></fieldset>
          <span id='1eacW0Jv'></span>

              <ins id='1eacW0Jv'></ins>
  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1eacW0Jv'><em id='1eacW0Jv'></em><td id='1eacW0Jv'><div id='1eacW0Jv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1eacW0Jv'><big id='1eacW0Jv'><big id='1eacW0Jv'></big><legend id='1eacW0Jv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<i id='1eacW0Jv'><div id='1eacW0Jv'><ins id='1eacW0Jv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    <i id='1eacW0Jv'></i>
            1. <dl id='1eacW0Jv'></dl>
              1. <blockquote id='1eacW0Jv'><q id='1eacW0Jv'><noscript id='1eacW0Jv'></noscript><dt id='1eacW0Jv'></dt></q></blockquote><noframes id='1eacW0Jv'><i id='1eacW0Jv'></i>

                用自己的“匠心之尺” 让工件精度无限逼近零误差

                中国四川新闻网

                2018-11-29 21:37:03

                字体:标准

                【班组之星】当了23年先进的班长李元刚用自己的“匠心之尺”,让工件精度无限逼近零误差

                他,加工40多吨重的异形工件,其形位公差、尺寸精度误差能够保证不超过一根头发丝;他,工作26年来,以工匠之心打磨着每一件经手的工件,产品合格率保持在99%以上。他就是当了23年先进的四川鸿舰成套分公司大型段镗床甲班班长李元刚。

                “法兰焊接后,端面已经变形,要想保证工件的密封性能,必须在加工支架的同时,也对法兰的端面进行再加工,其尺寸公差和平面度公差必须保证在0.03毫米以内!”一天,李元刚在数控200镗床前对着图纸向徒弟宋红富讲解加工要求。他再三叮嘱:工件是高炉所用,来不得半点差错。

                大约10分钟后,李元刚利用机床数显表查看加工尺寸。“还得再做数据补偿,法兰到大面的尺寸公差和平面度公差都不在公差范围内。”李元刚带着徒弟重新调整机床,修改加工程序。为了将零件加工误差控制在0.03毫米以内,他们足足忙了4个小时。

                0.03毫米,不到一根头发丝的二分之一。这样的精度,早已超过了肉眼的辨识范围,却是镗工李元刚在机械加工中习以为常的公差范围。

                在李元刚的职业生涯中,精度就是他的极致追求。他用自己的“匠心之尺”,在一刀一刀的加工过程中,让工件精度无限逼近零误差,而每一次完成加工任务都是对技术极限的新挑战。

                去年底,某用户单位急需一种备件。该备件不但外观复杂,需要加工的面很多,每个面的角度都不一样,而且面对孔的垂直精度要求在正负0.02毫米,其苛刻的工艺要求无异于让制作加工人员“带着镣铐跳舞”。在加工中,难题层出不穷,比如工期很紧,而机床上用来保证垂直精度的补偿阀又坏了。按常规,这根本就是一个无法按期完成的加工任务。

                “这个备件是对方首次让我们加工,如果我们能保质保工期完成,便有后续订单的可能……”接到加工任务后,李元刚好像进入“疯魔”状态,走路、吃饭、上厕所,甚至连睡觉的时候,都在琢磨工装怎么设计、如何实现人工数字补偿。

                匠心独具的李元刚将职业精神、敬业精神,融化为对产品负责的态度,反复更改胎具设计数十次,终于在工期内完成了加工任务,得到了用户的高度认可。近年来,上百个“高精、特急”的备件,都在李元刚手里高质量按时加工完成。

                善歌者使人继其声,善教者使人继其志。加工技术已炉火纯青的李元刚在不断锤炼自己之际,还在极力推进“传帮带”工作。

                镗床班是四川鸿舰的“龙头”班组,承担着该单位80%的异形精密工件加工任务。“活件多、工期紧、精度高、责任重”是镗床班的标签。操作者没有10年以上的工作经验和高度的责任心,很难保证工件满足工艺要求。由于诸多原因,镗床班目前技能人才严重青黄不接,只有数年前的三分之一。

                作为镗床甲班班长,李元刚每天提前半小时上班,对班组11台机床所加工的工件逐一进行检查。发现问题后,他会详细记录下来,在开班前会时组织大家集体讨论。下班时,他常常最后一个离开,与倒班的同事从安全、技术、生产任务等方面进行交接。

                对班里的年轻职工,他倾注了极大心血。每次有难度较大的活,他会让青工们学习观摩,让他们根据加工图纸列出加工工艺。不管青工们编的程序有多离谱,他都会热情鼓励,一步步引导他们不断改进。

                对领悟能力稍差的青工,他手把手地教工件尺寸换算方法,一根线一根线地教识图,一个符号一个符号地教编程……

                “当心教会徒弟,饿死师傅。”有人曾半开玩笑地对李元刚说。

                “人家叫你一声师傅,你就要对得起‘师傅’这两个字。再说帮人也是帮自己,如果班组职工技术不过硬,干活废品多,我这个班长还怎么当?”李元刚说。

                责任编辑:中国四川新闻网:未经授权不得转载

                继续阅读

                热新闻

                热话题

                热门推荐

               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友情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