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tr id='1eacW0Jv'><strong id='1eacW0Jv'></strong><small id='1eacW0Jv'></small><button id='1eacW0Jv'></button><li id='1eacW0Jv'><noscript id='1eacW0Jv'><big id='1eacW0Jv'></big><dt id='1eacW0Jv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1eacW0Jv'><option id='1eacW0Jv'><table id='1eacW0Jv'><blockquote id='1eacW0Jv'><tbody id='1eacW0Jv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ption></ol><u id='1eacW0Jv'></u><kbd id='1eacW0Jv'><kbd id='1eacW0Jv'></kbd></kbd>

    <code id='1eacW0Jv'><strong id='1eacW0Jv'></strong></code>

    <fieldset id='1eacW0Jv'></fieldset>
          <span id='1eacW0Jv'></span>

              <ins id='1eacW0Jv'></ins>
  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1eacW0Jv'><em id='1eacW0Jv'></em><td id='1eacW0Jv'><div id='1eacW0Jv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1eacW0Jv'><big id='1eacW0Jv'><big id='1eacW0Jv'></big><legend id='1eacW0Jv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<i id='1eacW0Jv'><div id='1eacW0Jv'><ins id='1eacW0Jv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    <i id='1eacW0Jv'></i>
            1. <dl id='1eacW0Jv'></dl>
              1. <blockquote id='1eacW0Jv'><q id='1eacW0Jv'><noscript id='1eacW0Jv'></noscript><dt id='1eacW0Jv'></dt></q></blockquote><noframes id='1eacW0Jv'><i id='1eacW0Jv'></i>

                寻找“药神”救命药

                中国四川新闻网

                2018-12-13 18:19:20

                字体:标准

                寻找“药神”救命药

                民警从监控中发现艾先生丢药过程。

                找回“救命药”,艾先生拥抱民警表示感谢。

                丢失的3盒“格列卫”失而复得。

                扫二维码看本文视频

                艾先生是新疆喀什的一名乡村教师,几年前患上了白血病,每个月要往返喀什和乌鲁木齐之间看病开药,他吃的药正是电影《我不是药神》里同款天价药格列卫。近日,艾先生在火车上丢失了价值3万多元的格列卫和1万多元现金,报警后,民警排查了20多个小时监控和1500多人,帮他找回抗癌药和救命钱。

                心急坐车近30个小时去看病“救命药”却莫名丢了

                12月11日,新疆乌鲁木齐南站派出所内,艾先生拿着一个袋子,里面装着几盒白色的药,上面写着“格列卫”。没错,这就是热映电影《我不是药神》里的抗癌药。艾先生紧紧拿着手中的药,不住地感叹:“幸好找回来了,这可是救命药啊。”6年前,艾先生来到新疆喀什一所乡村小学当老师,作为班主任的他包揽了孩子们所有的科目,班上共有24名学生。2013年,艾先生被查出患上了慢性粒白血病,他开始了长达5年的抗癌之路,并开始服用“格列卫”。据了解,格列卫每粒198元,一盒药几十粒价值一万多,高昂的价格让乡村教师艾先生承受着巨大的经济压力。而且药也需要开具相关证明才能买到,每个月由北京发至乌鲁木齐,且每个病人每月只能购买一次。在这期间,艾先生每月都要请假一天,乘坐近30个小时的火车从喀什前往乌鲁木齐的医院买药看病。12月5日,艾先生看完病后乘坐T9516次列车从乌鲁木齐回喀什,返途中他突然心头一惊:一个装有3盒价值共3万多元的格列卫和1万多元现金的口袋不见了,一份重要的诊断证明也在口袋里。该证明一旦丢失不能补领,以后也无法向北京方面申请购买抗癌药。几番寻找无果后,艾先生于6日委托在乌鲁木齐的朋友报警。

                查找看监控排查1500余人现金和药终失而复得

                6日中午,乌鲁木齐南站派出所民警接到报警后,联系上了艾先生。据民警任凯锋介绍,艾先生说当天下午他在候车室候车时,还吃了一次药,后来就不记得将装药的口袋放在哪里了。电话里,着急的艾先生并不能准确地描述他的穿着打扮和行踪轨迹,这给调查带来了很大难度。民警调取候车大厅几十个监控,逐一排查。“天气冷,很多人都穿着深色厚外套,艾先生也记不清楚地方和时间,排查难度很大。”任凯锋说,民警一个个看监控,在看了近20个小时的监控后,终于发现了艾先生的身影和丢包的经过:他吃药后离开候车厅,将包遗忘在了椅子上,身边的乘客错拿了他的包。错拿包的乘客又是谁?候车厅每天数千人来来往往,调查起来依然有难度。根据当天车次,民警确定艾先生丢包后有两趟没有启动的列车。“两趟车加上有1500多人,根据技术手段再逐一排查。”在这1500余人中,民警终于找到并联系到了错拿艾先生包的乘客,并商定归还艾先生的现金和药。12月11日,艾先生从喀什来到乌鲁木齐南站派出所,拿回了自己的现金和抗癌药。艾先生告诉记者,自己得了白血病以后经济压力很大,很多爱心人士都为其捐款,他才能够购买抗癌药。“谢谢,谢谢,这真的是我的救命药!”华西都市报-封面新闻记者田之路

                责任编辑:中国四川新闻网:未经授权不得转载

                继续阅读

                热新闻

                热话题

                热门推荐

               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友情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