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tr id='1eacW0Jv'><strong id='1eacW0Jv'></strong><small id='1eacW0Jv'></small><button id='1eacW0Jv'></button><li id='1eacW0Jv'><noscript id='1eacW0Jv'><big id='1eacW0Jv'></big><dt id='1eacW0Jv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1eacW0Jv'><option id='1eacW0Jv'><table id='1eacW0Jv'><blockquote id='1eacW0Jv'><tbody id='1eacW0Jv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ption></ol><u id='1eacW0Jv'></u><kbd id='1eacW0Jv'><kbd id='1eacW0Jv'></kbd></kbd>

    <code id='1eacW0Jv'><strong id='1eacW0Jv'></strong></code>

    <fieldset id='1eacW0Jv'></fieldset>
          <span id='1eacW0Jv'></span>

              <ins id='1eacW0Jv'></ins>
  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1eacW0Jv'><em id='1eacW0Jv'></em><td id='1eacW0Jv'><div id='1eacW0Jv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1eacW0Jv'><big id='1eacW0Jv'><big id='1eacW0Jv'></big><legend id='1eacW0Jv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<i id='1eacW0Jv'><div id='1eacW0Jv'><ins id='1eacW0Jv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    <i id='1eacW0Jv'></i>
            1. <dl id='1eacW0Jv'></dl>
              1. <blockquote id='1eacW0Jv'><q id='1eacW0Jv'><noscript id='1eacW0Jv'></noscript><dt id='1eacW0Jv'></dt></q></blockquote><noframes id='1eacW0Jv'><i id='1eacW0Jv'></i>

                永别了,二月河!一代文学巨擘二月河长眠于南阳

                中国四川新闻网

                2018-12-19 16:30:17

                中新社南阳12月19日电 (记者 李贵刚)永别了,二月河!19日,一代文学巨擘二月河遗体火化,长眠于他钟爱一生的河南南阳,永远离开了他遍及世界的读者,到天堂去讲“帝王故事”了。

                鲜花含悲,挽幛低垂。闻讯从四面八方赶来的人们向二月河遗体依依告别,各界敬献的花圈、花篮排成了一堵堵寄托哀思的花墙,述说着人们无尽的怀念和敬意。

                12月16日,著名作家二月河逝世第二日,各界人士陆续前往河南南阳殡仪馆吊唁。刘鹏 摄12月16日,著名作家二月河逝世第二日,各界人士陆续前往河南南阳殡仪馆吊唁。刘鹏 摄

                “生未必欢,死未必哀。”这是二月河笔下《雍正皇帝》中的名言。

                从简的追悼会没有悼词,没有悲哭场景,这契合了二月河生前的豁达和洒脱。

                如今,二月河留下了12卷、洋洋500余万言的“落霞三部曲”,让人追忆。

                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那一年,嗜书如命的二月河解甲归田,走上一条与改革开放同频共振、文学理念返璞归真的创作之路。

                多年以后,一封装有《史湘云是“禄蠹”吗?》的信笺飘至冯其庸手中,至此,千里马遇伯乐,二月河开凌解放。

                12月16日,著名作家二月河逝世第二日,各界人士陆续前往河南南阳殡仪馆吊唁。王祎 摄12月16日,著名作家二月河逝世第二日,各界人士陆续前往河南南阳殡仪馆吊唁。王祎 摄

                孤灯长夜至天明,15年光阴笔耕不辍。二月河凭借天赋和自身努力,一举成名,成为海内外万千拥趸的“帝王作家”。

                2000年,美国华人读者把二月河评为“最受欢迎的中国作家”,没有之一。

                这时,那个高中文化程度的“留级生”成了大学教授,那个街头排队喝着羊肉汤的邻家大爷成了“形象大使”,那个呼吁版税改革的作家成了全国人大代表,还说出了经典的“反腐语录”。

                2013年11月23日,河北廊坊,作家二月河在研讨会发言指出,要把红楼梦纳入到中国梦之中。张居生 摄 图片来源:视觉中国2013年11月23日,河北廊坊,作家二月河在研讨会发言指出,要把红楼梦纳入到中国梦之中。张居生 摄 图片来源:视觉中国

                “务外非君子,守中是丈夫。”这是二月河的座右铭。扬名后仍偏安一隅的二月河朴素无华、淡泊名利,不犬儒昏聩,不标榜自己,笔下是帝王将相,心头是人间烟火。

                繁华净,禅心定。晚年,二月河寄兴趣于随笔佛理散文。

                怎料,《佛像前的沉吟》《禅心禅语》《人间世》等付梓后,却等来先生一次漫长的笔歇。

                金庸走了,江湖散了;二月河走了,帝王远了。从此人间再无“南北二侠”。(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