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tr id='1eacW0Jv'><strong id='1eacW0Jv'></strong><small id='1eacW0Jv'></small><button id='1eacW0Jv'></button><li id='1eacW0Jv'><noscript id='1eacW0Jv'><big id='1eacW0Jv'></big><dt id='1eacW0Jv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1eacW0Jv'><option id='1eacW0Jv'><table id='1eacW0Jv'><blockquote id='1eacW0Jv'><tbody id='1eacW0Jv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ption></ol><u id='1eacW0Jv'></u><kbd id='1eacW0Jv'><kbd id='1eacW0Jv'></kbd></kbd>

    <code id='1eacW0Jv'><strong id='1eacW0Jv'></strong></code>

    <fieldset id='1eacW0Jv'></fieldset>
          <span id='1eacW0Jv'></span>

              <ins id='1eacW0Jv'></ins>
  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1eacW0Jv'><em id='1eacW0Jv'></em><td id='1eacW0Jv'><div id='1eacW0Jv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1eacW0Jv'><big id='1eacW0Jv'><big id='1eacW0Jv'></big><legend id='1eacW0Jv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<i id='1eacW0Jv'><div id='1eacW0Jv'><ins id='1eacW0Jv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    <i id='1eacW0Jv'></i>
            1. <dl id='1eacW0Jv'></dl>
              1. <blockquote id='1eacW0Jv'><q id='1eacW0Jv'><noscript id='1eacW0Jv'></noscript><dt id='1eacW0Jv'></dt></q></blockquote><noframes id='1eacW0Jv'><i id='1eacW0Jv'></i>

                刘俏:更彻底的改革开放将为中国应对长期挑战找到答案

                中国四川新闻网

                2018-12-24 20:38:39

                中新网北京12月24日电(记者 周锐)对于中国如何应对长期挑战,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院长刘俏表示,只有更彻底的改革开放,把市场在资源配置中决定性的作用充分发挥出来,中国才能应对结构变化人口老龄化等长期挑战。

                第二十届北大光华新年论坛上说这番话的。他表示,从过去40年讲起。改革开放中国取得了伟大的成就。短短40年,中国按GDP衡量的经济总量增长了近35倍,“我们同时见证了中国在基础设施上的崛起”。

                刘俏指出,中国经济发展中有四个元素非常重要。第一是政府和自由市场的有效结合,过去40年非常出色,通过国家发展战略的制定和执行,同时激发了底层活力,合力建立一个大规模市场,使得大规模生产和产业的崛起成为可能,进而完成工业化进程。

                第二是积极参与全球产业链的布局,逐渐从价值链的低端领域向高端领域迈进。

                第三是持续不断地进行制度创新,激发了经济主体的活力,提高全要素生产率。

                第四是是保持相对稳定的宏观政治、经济和社会环境。

                刘俏预测说,到2035年,中国基本实现经济现代化的时候,按购买力平价计算的人均GDP能达到3.5万(国际元),“这是高收入国家大约在2000年前后达到的水平,大致对应着我们理解的经济现代化水平”。

                不过刘俏也提醒说,展望未来,中国经济发展面临七大长期挑战,包括如何继续保持高水平的全要素增长率、产业结构问题、劳动力的重新配置、人口老龄化、城乡结构变化、如何提升研发的质量和解决高端人才缺口,以及如何提升投资效率等。

                他强调,要应对这七个挑战,需要我们在未来以更彻底的体制改革和更有效率的研发投入,尤其是基础科学和基础技术投入,再加上大力发展若干大工业,保持一定比例的制造业,以此实现较高水平的TFP增长。

                与此同时,中国迫切需要进行要素市场包括劳动力、资金市场、土地市场、技术要素等的改革,让市场在要素分配中扮演决定性的作用;需要进一步解放思想,充分发挥人的主观能动性;需要重新梳理我们的人口政策、城镇化战略、大力保护企业家精神,大幅降低企业税负等等。(完)